风带走了她

我坐在颠簸的篷车上,

怀里抱着一部红漆斑驳的老吉他,

对面的老头让我唱一首当地的民谣。

当我把指头按在弦上,

海风钻进了我的鼻子,

火篝旁那个栗发美人的脸庞又映在我眼中。

我们那晚在白沙上奔跑,

时间慢得就像奔跑了一辈子。

老头眼角湿润地问我

为什么没有留下来,

我说

风带走了她。

来自 Star of the County乐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