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德先生”和“赛先生”病倒了

今天是五四青年节,作为新时代的青年,就转了过来:

**“德先生”和“赛先生”病倒了**

  历史有两个车轮:“德先生”(自由、民主、人权、法制)和“赛先生”(数学和科学)。国人一般以为只有中国的统治者才阻挡历史车轮的前进,殊不知老百姓也在干同样的事情。中国统治者反对的是“德先生”这个车轮,因为“德先生”妨碍了其利益;中国老百姓反对的是“赛先生”这个车轮,原因是“赛先生”妨碍了其看法或者否定了祖宗的认识。

  如果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借民族特色反对“德先生”,老百姓借反“科学主义”反对“赛先生”,这样的国家不愚昧,哪个国家还该愚昧的呢?其实,这样的国家领导人还是喜欢“赛先生”的,因为他们知道“赛先生”可以强军,可以帮助其实现统治。但是因为国家领导人短视,只喜欢“赛先生”,不喜欢“德先生”,因“赛先生”因没有“德先生”作为基础,一直生病,变成了一个病秧子。这个国家的老百姓还是喜欢“德先生”的,因为他们知道“德先生”可以帮助他们真正翻身得解放,成为这个国家名副其实的主人,享受鲁迅先生所言的第三样时代—做人的时代。但也因这些老百姓短视,只喜欢“德先生”,不喜欢“赛先生”,因“德先生”没有“赛先生”作为基础,也一直患病到如今,同样是一个病秧子。最终,这个国家虽然说是从洋人那里请进了“德先生”和“赛先生”,但是,两位洋先生到了中土一直水土不服,被这儿的环境所异化,于是生病至今。“德先生”生病了,强拆就一直不断,以自焚和爆炸等极端抗议的事件就层出不穷;“赛先生”生病了,“钓鱼岛”这类涉及国家颜面的事情,领导人也只能隔空喊话,做做样子而已,老百姓也就只有到“富士康”“卖儿卖女”,挣一点血汗钱活命。

  不论是领导人还是老百姓,愚昧的地方在于,不知道“德先生”和“赛先生”要结伴相行。一个先生病了,肯定会将病传染给另一个先生;一个先生健康了,肯定也能让另一个先生更健康。不论是领导人还是老百姓,只想要其中某一个先生,最终都是“竹篮子打水一场空!”

  历史吊诡的是,现实情况政府和老百姓彼此之间闹成这样,但仍然一个反“德先生”起劲,另一个反“赛先生”起劲,这个愚昧的局面,何日是一个尽头的呢?

  孙中山先生的断喝言犹在耳:世界潮流,顺之者昌逆之者亡!想不亡的统治者们,想翻身的老百姓们,多多体会中山先生的警告,或许能够找到出路。

本文引用地址:http://blog.sciencenet.cn/blog-39840-715364.html 此文来自科学网张能立博客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