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辈子

“ 不知道人到底有几辈子可以活,如果有的话,我想,每次我都要做不同的工作,做记者,开蛋糕店,当物理学家,每次我都要住在不同的城市,枥木,圣托里尼,腼因,每次我都要尝试不同的食物,用手的吃的印度食物,难吃的英国菜,爱斯基摩人吃的鲸鱼皮。每次,我都要,爱上同一个人 。”

乐评